传说中的小喷菇

浮生梦未觉 头像from我永远的偶像@尘唐

本命楼诚 forever💕
脑洞大于行动 脑完即写完
古风AU十级中毒患者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群宣

🐶🐑
建了一个弘杨的群,一起嗑cp🙊
qq群号 950504904
大家一起来玩呀

贾凡=我的理想型💕

突然po暑期种草.jpg
p1:h&m  last queen of egypt
p2:h&m  具体色号我忘了懒得看瓶子了🙊
p3:无名指Masura  1147,就是小猫白
其余的Masura  904-242,中文名似乎是鸳鸯吧
p4:Masura  904-251,波斯湾
今年夏天被种了一堆草,还有好几个超好看的没买到o(╥﹏╥)o可以说是十分执念了
指甲油真好看呀~邀请大家一起入坑呀ヽ(。・ω・。)ノ

【磊伦文手大逃猜】天地不容 by缘更选手小喷菇•浮生梦未觉

没有一个人猜到我🐒
@楠楠自语lnn 来来来给你看

长亭:

*胡亦枫×萧策,古风,大概算个在正片之前出来的番外


我有一个梦想。


或者,现在可以加上“曾经”二字了。


曾经,只想着逍遥天地之间,终老于深山之中,无牵无挂,逍遥自在。大概我注定了是这个时代的异类。


那还是承圣年的时候,那时的我无非是江湖上一浪子耳,师门与我而言,大概就如每一个叛逆少年的家吧,总是想着离家出走。


我是那极少数真正出走的人之一。


江湖真的不是一个舒服的地方,乱世的江湖尤是如此。山间多虎豹,行路遇豺狼,仿佛天地之间都是一片昏黄之色,混沌、污浊。而我,却真有这般好运叫我于这了无意趣的世间,遇着了一只漂亮的,火红的小狐狸。


相识半月,一路走着,那段时光该是我最快乐的时候吧,我从未想过能有一人知我若此,我亦懂他如斯,虽是志不相同,却默契有如天成。二十年来的孤独,在他这里全数消泯,他是我的光。


大概洛阳城那晚的月色太好了,好得醉人,才一盅酒,我便有了些微醺之意。身边那人一身玉色衫袍,酒色染了他的脸,那双狐狸眼愈发的弯出一道狭长的弧度,月色浸得那双黑亮的眸子更湿润,亮晶晶的像是盛了星河,唇上一抹水色。待我反应过来时,我已尝到了那片唇,带着酒香的柔软,叫人不忍放。迟缓的头脑刚要指挥着身体后退,一只手却突然揽住了我的脖子,回应着,与我唇齿相缠,恍惚之间那双美极的眼里,似是闪过一抹狡黠笑意,像极了一只小狐狸。


一切都仿佛是水到渠成,这只小狐狸将自己完完整整送给我。


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便是他,我才懂得了何为爱。


我总喜欢逗他,看着他对别人一本正经使坏,到了我这儿,小狐狸像是变成了纯良的小白兔,每每被吓到之后懵懵的样子,实在是叫人心生怜爱,不知该怎么对他好才够。


再后来,他一夜之间便没了踪影,只留了一封信。他说他骗了我,他并非什么世家子弟,而是南梁太子萧策;他说遇见我是个意外,却很美好,可是他的梦也只能做到这里了,往后余生,要么身死,要么就时时刻刻都清醒着活了;他说忘了他,江湖侠客不该被朝堂磨掉了血性和锋芒;他说,此生已足矣。


呵,我怎么忍心看你死呢?纵是苦,也要有我陪着你。


又过了大概有十年?我已不大记得了。胡亦枫这个名字,已被人渐渐淡忘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影子,永远隐在暗处,从未被发觉过的影子。这影子的刀下,公主和皇后的人,北边的人没一个能跨过那把刀,没一个人能碰到梁太子,后来的大梁皇帝一片衣角。


师父也曾说,“你可知,你二人从出生开始,便注定此生无果,你这又是何苦?”


师父所言,我又如何不知,我为江湖中人,他为九五之尊,我们中间隔着的是江湖与朝堂,是这整个儿的天下。可那又如何呢?


求不得便求不得,我也是甘愿,护着他,望着他,看他娶妻生子,护他百岁无忧。


阿策,于这纷扰尘世之中,我只注视你一个人。

7.13 梦想照进现实

一个群宣

萌三十六元这么久一直没找到组织,于是自己建了个群,希望喜欢磊昊的小伙伴们一起来玩啊
群号419816434

一点废话

最近挺忙的了,这周都在小学和初中见习,周末还要交创业计划书。下周末就要考六级了还没开始复习,下下周期末考查好几篇论文,下下下周期末复习周了,再往后就要期末考啦
所以,之前本来想的要当一个勤劳的写手大概暂时不现实了😂本来还想至少一周更个三次啊,现在大概只能随缘了
心里还是有很多很多脑洞,包括比较冷的拉郎,作为一个满脑子yellow‖bao内容的菇,还是想带大家坐单车,坐三轮,坐超跑,坐火箭🚀我不会放弃的!
不打tag,有缘再见吧~感谢所有看过我写的东西,给了我红心蓝手和评论的小姐姐们!你们都是最可爱的小仙女🌸

往期找糖系列之坐姿分攻受
看我磊那个小眼神
俩人笑得也太甜了
p2比心心  这个小胖手真的可爱暴击✧٩(ˊωˋ*)و✧

日常向‖邓爸爸带娃记(2)

有私设,ooc,文笔废
一时抽风的产物,零零散散的日常片段
私设:小山竹是伦哥领养的女儿
脑补一下小山竹喊的“邓爸(第三声)爸(第二声)”小棉袄多甜啊
一个三石跟小公主抢爸爸(???)的日常水
(好了我知道我是短小君)

——————我是萌新分割线——————————

吴磊跟着进了客厅,就看到沙发上的小姑娘朝着他咧开了嘴笑,像个小天使。粉嫩嫩、肉嘟嘟的小脸上,纯真得毫无保留的笑容,像是初夏温暖的阳光,一下就闯进心底。
他带着点小心翼翼,在沙发前蹲下,接住小姑娘伸过来的软软的小手,喊,小山竹?
诶!干哈?
我陪你玩好不好?你想玩什么我都陪你,怎么样?
好呀好呀!你会说东北话吗?不会我教你呀,你跟着我念,波棱盖儿卡马葫芦盖子上卡秃噜皮了。

…………

厨房里,邓伦拿铲翻着锅里的蒜薹和肉丝,嘴角不自禁地就上扬成一抹温柔的笑。
鸡翅下锅的时候,外面客厅里已经开始喊麦了,少年人还略带青涩的嗓音和自家闺女甜甜的小奶音像两根柔软又坚韧的红线,彼此交织着,将自己牵扯、缠绕,彻底包裹,而自己亦沉迷其中,不愿自拔。
于他,这是天籁,是心底里最深刻的柔软和温暖。

吴磊来餐厅给唱累了的自己和小山竹拿水,一转头,就看到厨房里那道围着围裙认真做饭的身影,温柔又帅气。他放下水杯,转身放轻脚步走进厨房里。
邓伦正翻着锅里的鸡翅,一边思索着照小男友的口味,要放多少可乐合适,就落入了一个熟悉又温暖的怀抱。耳边响起带着气音的低语,“哥哥辛苦了,要奖励么?”问句的尾音像是一个小钩子,勾得自己心尖儿轻轻一颤。
“唔……”刚要开口,耳垂就被人叼住了,恶作剧似的用牙轻轻研磨,未出口的话语全都转变成了低声的惊呼。耳边滚烫的鼻息和温热的唇齿,腰间紧紧箍着的手臂和背后靠着的结实的胸膛,都是不可忽视的存在,脸颊的热气仿佛将思绪都蒸腾着离体。
直到一股若有似无的焦糊味儿蹿入鼻尖,才将他的理智拉回脑海,肩膀颠了颠压在肩窝的下巴,“去去,再来捣乱,你的鸡翅就要糊了……”
可这软软的语气对于身后的小狼崽子来说没有丝毫的威慑力,反倒引着小孩凑近了,在那正张合着的唇上落下温柔一吻,和一声轻笑,“我哥真是可爱。”

来捣乱的人终于放过自己出去了,邓伦脸上的热度却还是很有存在感,强自收回飘飞的思绪,匆匆将剩下的菜做好端上桌,招呼客厅的俩人来吃饭。
饭桌上,邓伦先帮自家大姑娘盛好饭菜,才坐下来吃自己的,不时还要看看小山竹吃的怎么样,擦擦嘴角,理理头发帘儿。
可无论怎样,都无法忽视那道像是黏在自己身上的灼热视线,想要装作毫不在意,却被红红的耳根出卖了,只得给对面的碗里夹了一筷子鸡翅,十分拙劣地想要转移对方的注意力,吴磊知道他是害羞了,也就配合地低下头吃。
小山竹先吃好了,邓伦带着闺女去她的小房间睡午觉。
安顿好了闺女,回到餐厅,就看到一双漂亮的眼睛亮闪闪盯着他,带着一丝无奈地埋怨,“给你做的鸡翅都堵不住你。”
结果没想到小孩仿佛比他还委屈似的,“哥,比起吃肉我还是更想吃你。”这理直气壮的撒娇让他心里无奈,话的内容却让他脸更红了。
真是拿他没办法,大概自己这辈子真的是栽在这个人身上了,可他却,心甘情愿。

tbc

本来是想写一家三口甜甜的日常,邓爸爸带着一大一小俩孩子的故事。结果没想到最后还是给我歪到了不可控制的方向_(:3」∠❀)_
下一节大概会有大家想看的东西| ू•ૅω•́)ᵎᵎᵎ
关于这篇文,目前的设想是大概会做成一个比较松散的系列,有了什么日常向的脑洞就放在里面这样子。
后面应该还会写一些古风的衍生,毕竟在群里立了flag(〃ノωノ)~
最后还是zqsg求评论,你们的批评使我进步!